如陌

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雕闌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公子王孙逐后尘, 绿珠垂泪滴罗巾。
侯门一入深如海, 从此萧郎是路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崔郊 《赠婢》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西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
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!